那一刻,我长大了

“欧洲大陆的黑人,是最不受待见的。他们坑蒙拐骗,无恶不作,现在还有人专门骗去旅游的中国人,一定要小心!”欧洲行的第一天,导游就这样对我说。黑人,一下子成了我心中的定时炸弹。

法兰西的星期天上午是美妙的,灿烂的阳光轻抚大地,一片金黄。人们低声细细私语,到处一派悠闲的景象。我倚在餐厅的长椅上,眯着眼睛晒着太阳。忽然,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赶紧回头看。我看到了一个大约三四十岁,头发有点白,皮肤黑得发亮的人。黑人!吓得我没从凳子上跳下来。只见他眼睛紧紧盯着我身边的一道橱窗——一家面包店的橱窗,眼睛里闪烁着饥饿与渴望。哼,该不会是想去偷吧!我有些鄙夷地看了看他,扭头跟着妈妈走了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又回到了上午的地方。远远的,我一眼看到了上午的那个人,那个黑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身上依然穿着廉价的衬衫和破旧的长裤,显得与周围的片片阳光格格不入。他手中握着一把当地的小工艺品,脸上现出一丝笑容,用沙哑而蹩脚的中文喊着:“三元一个、五元两个……”。他手中的小工艺品,做工虽然粗糙,但三元一个的价格也算是很便宜了,尽管如此,仍然没有人愿意来买,大概是被别的黑人骗怕了吧。

如果有钱,他可以去买那美味的面包。那一刻,我突然心软了,想要帮帮他,可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,好不容易挪出一小步,嘴却又不听使唤,“呃……”我犹豫着。“翊文!”妈妈急忙把我拉了回去,低声说,“那是黑人!你疯啦?”黑人,黑人怎么了?其它人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眼前这个黑人只是靠他的劳动在赚钱。拽开妈妈的手,我奔向前,笑着从袋里掏出三元:“给你,我买这个。”那个黑人一愣,半天才反应过来,他递给我一个小玩意儿,又笑了,这次那么开心,咧开的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。临走前,我念念不忘地回头看了那个黑人一眼,他仍然在那里努力地叫卖,这时,我感觉到他并不是那么黑了。

在回来的飞机上,看着手中的小玩意儿,我觉得我长大了,我有自己的想法:我们不能歧视任何一个种族,我们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还不了解的人……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